熱門言情小說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愛下-第五百三十一章 太上皇的打算看書

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
小說推薦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
“不着急,那小丫头从浣衣局回来就和之前不太一样了,那几封信不见得对她有用,再说了,朕也想看看婉容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太上皇缓缓睁开眼睛,挥开夏守忠,从御塌上坐了起来。
他如今已经四十有三了,在红楼世界来看,已经是祖父辈儿上的人了,可是只看长相,却给人一种不过才三十五六的感觉。
俊美绝伦的五官,脸如雕琢过一般五官分明,外表看起来十分慵懒,但是眼里不经意闪过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。
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的束起,浓眉下确实一双美的惊人的桃花眼,无论看谁都像是很多情的样子,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。
夏守忠被这样出挑的面容晃了心神,忙低下头又问:
“皇上是怀疑皇后娘娘勾结了三皇子?那为什么不让人将三皇子找出来呢?这样……”
虽然侍候了眼前的男子几年了,但是夏守忠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明白过眼前的男子是怎么想的。
按照夏守忠的想法,眼下甄家失了先手,已经是拔了牙的老虎,干脆一鼓作气将它灭了,再将三皇子找出来,这样太上皇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登位了吗?
“你啊,还是比不上你干爹目光长远。”
太上皇轻笑一声,桃花眼斜乜了夏守忠一眼,眼神里看起来冰凉凉的,透着一股子冷酷,夏守忠吓得打了一个颤,知道自己是逾越了,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他的干爹夏孝义,当初就是太上皇身边的心腹,是跟着太上皇一起长大的伴伴,后来……出了清风帝借乱登位的事情之后,就被太上皇下令五马分尸了。
“婉容不会让朕轻易找到三皇儿的,暗卫那边不是到现在也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吗?
再说了,朕也好奇,当初婉容以为三皇儿死了,这么多年都没和朕说过话,还……
可是如果三皇儿没有死,婉容到底又会怎么做呢?是要皇位?还是真的像她自己所说的,只要两个皇儿活着。”
太上皇没有看他,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又道:
“守忠啊,你说婉容会想要一个当皇帝的儿子,还是想要两个不成器的王爷呢?”
“老奴……老奴不知。”
百合游戏
夏守忠哪里还敢接话,只缩着脖子摇头。
虽说没有切实的证据,不过只要有脑子的就能想到,当初夏孝义给太上皇下毒的事情有太后做的手脚。
这几年来,太上皇和太后两夫妻虽然同在深宫,但是几乎都当对方不存在,太上皇更是宁愿宠爱满满恋爱脑的甄太妃,也不愿意去太后宫中一步。
異界無敵寶箱系統 小說
这些不都是无声的警告和斥责吗?
“对了,还有敏儿,他如今也已经痊愈了,他会甘心皇位旁落吗?”
太上皇像是也并不在意夏守忠说了什么,自顾自的一边说着,一边从御塌上走了下来,光着脚穿着金黄色的亵衣朝着一旁的书案走了过去。
眼下正是隆冬时节,大陈只怕也只有他这里才能做到这一点吧。
“老奴不知,老奴只知道这普天之下有资格能担任大陈帝皇的只有皇上一人。”
夏守忠连忙跟上,涎着脸恭维道。
“你啊,说说吧,西南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太上皇在书案前坐下,挑眉看夏守忠。
“咱们要的那批铁矿石这次也被弄了出来,一部分去了中部的定州,一部分已经到了通州,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到京郊翠屏山了。
贾主事那边也没出什么事情,据说是王家那边帮忙将事情压了下来,太子那边的孙明轩孙大人被推了出来。
对了,王家前不久还让人送来了银子,说是之前事情办的急没有来得及和您禀告,希望您不要怪罪。”
夏守忠如实的回道。
“贾主事,你说的是那个贾琏吧,他倒是个命好的,之前朕还想着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可以提拔提拔他的那个庶弟呢,据说是两元及第。”
太上皇没有问王子腾的事情,一边说一边取出纸笔,开始就着御书房窗外的腊梅花开始画了起来。
他和王子腾一起长大,又怎么不知道那是个见利忘义,唯利是图的小人,不过说实话,他并不是太讨厌王子腾,相反还觉得这种人才是最好掌控的。
如果你落魄了,你会很讨厌这种人,但是只要你处在最有利的位子上,那这种小人就是最利的刀,指哪儿打哪儿,一点儿个人感情都没有。
“皇上好记性。”
夏守忠又恭维道。
“当初祖母她老人家安排的那帮子陪读里,忠靖候和保龄候憨直,王子腾奸滑,薛明爱钻牛角尖,只有贾赦,一直到最后朕也没弄明白他是个什么性子,本来还以为是个深藏不露的,想着以后能重用呢,谁知道是个中看不中用的,连他那个糊涂老娘都搞不定……”
太上皇手上慢了些,像是有些唏嘘的样子,脸上也满是回忆。
(画集+设定资料集)[Tony]腼腆・雷佐南斯视觉设定资料集
“皇上是想贾恩侯了,他前些日子回了金陵,再过上三五日应该就回来了,皇上要召见他吗?”
夏守忠揣摩着太上皇的意思,上前取了赭石一边磨一边问。
“算了,这阵子忙得很,等他小儿子能进了殿试再见也不迟。”
太上皇想了想摇了摇头,又对夏守忠道:“让翠屏山那边抓点紧,除了木仓,弓单药也要准备好,甄家……甄家应该还有后手,咱们不要碰。”
“那林大人那边呢?咱们要不要让人将那些传言……”
夏守忠又问。
“不必,让人带着朕的旨意和礼部的官员们,等到林如海在通州一登岸就让他们大张旗鼓的将林如海带入皇宫,就说……就说朕几年没见林如海,想要见一见之前的老臣。”
太上皇用画笔蘸了蘸颜色,在一旁的画纸上试了试颜色,又随口吩咐道。
清风帝到底还是太年轻,看事情太过流于表面,这些年他早就发现了,甄家的发展重心已经逐渐便宜到了西北,之所以插手江南盐政,也是为了往西北划拉银子。
这几年银子划拉的差不多了,年初又出了黄会长的事情,甄家早就将后续的事情打扫的干干净净了。
如果是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清风帝没有那么多顾忌,甄家还真的有可能会吐点血,可是眼下……再将事情翻出来,虽说还会对甄家有点儿影响,但是却不会触动甄家的根本利益,被推出来的也就是一些阿猫阿狗的人物。
海棠閒妻
在甄家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,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刺激到甄家,反而会让之前那些还在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观望的官员下定决心。
毕竟清风帝这一年来对林如海的拉拢也不是什么秘密,这没事“林爱卿”没事儿活靶子,不管是放到哪里都会让人心寒。
“是,老奴明白。”
夏守忠点点头,手里磨墨的速度慢了些,有些踌躇的又看太上皇。
“嗯?”
太上皇细细的勾勒着梅花的纸条,看也不看他。
“皇上,四皇子在大理寺闹着腰间您,还说这事情里面有误会,他是被……太子给陷害了,您……”
“让人传消息给碧青和玉筝,就说朕伤心难过,身子不爽,让她们母女代朕去看看真儿那孩子吧,毕竟也在朕膝下养了那么多年。”
太上皇像是很伤感,又在画纸上添了几笔,等墨干了些,亲自卷了,将它递给了夏守忠,又道:
“等碧青和玉筝母女从大理寺出来了,将这幅画交给真儿,就说是朕给的。”
“是,老奴遵命。”
夏守忠心中一凛,捧着画恭敬的回道。
他刚刚就在太上皇身边侍候笔墨,自然看清楚了画里的内容,那是几枝开满了腊梅的梅树。
看来……康王爷活不了了。
(腊梅是灌木类,树丛生高约2-4米,梅花是乔木类,高4-10米,腊梅为直枝,梅花多垂枝和扭曲枝,腊梅花多以蜡黄色为主,梅花则是白,粉,紫。深红都有。)